2020.09.24

新冠大流行重塑世界贸易版图

去全球化和民族主义的高涨已使世界贸易的增长速度减慢,目前略高于但非常接近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速。专家认为,新冠疫情大流行加速了这一趋势。

从2018年开始的贸易紧张正在加速,除了加征关税和限制进出口,很多国家现在又对高科技产品贸易、人员流动甚至学术交流加强了限制。欧亚集团分析人士克利夫·库普钱指出:“现在是全球贸易受到最大影响的时候,因为各国将努力实现更加自给自足。医疗保健产品、数据行业和旅游业将受到重创。卫生将成为战略部门,各国将积累呼吸机、防护口罩和药品的储备,它们希望减少对其他国家的依赖。”

到4月中旬,已经有80多个国家颁布了禁止出口与新冠病毒防护有关的医疗用品和个人防护产品的禁令。尽管这些禁令的大多数现在已被取消,但这一现实已经带来了有可能在全球贸易中持续的变化。这就是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的通过新的工商业政策来保证“健康主权”,或者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呼吁限制与一些国家的贸易,这种借口可用于许多经济领域。所有这些,以不同的方式在商业领域呼吁更大的贸易保护主义,并显示出政府在经济中日益重要的作用。

政府对经济的影响将保留,并且采取多种形式。国际贸易专家乔安娜·科宁斯指出,各国政府为缓解危机影响而采取的应对措施导致二十国集团公共支出增加和收入减少,尽管这种公共支持对于维持公司的生存和避免经济崩溃带来更大的破坏性至关重要,但“许多公共援助可能最终会对贸易流量产生长期影响”。

也可以预料税收改革对贸易的影响,因为新冠大流行既扩大了政府的权力,也改变了选民的期望。民众要求改善公共卫生,这将需要筹集更多资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自由主义和全球化导致的企业税降低竞赛可能即将结束。在新冠大流行之前,技术公司已经进入各国政府的收税目标之中。这些政府的税收结构已经过时,不符合生产转移和服务提供方式的现状。疫情为改革税制增加了理由,特别是当技术公司成为从疫情中受益最多的企业时。

凯投国际宏观经济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尼尔·希林表示:“税收可能会被用来为增加的公共支出提供资金,尽管这种趋势只会持续到完全就业水平恢复为止。”另一方面,诸如由欧盟委员会倡导的,旨在减少污染气体排放量的绿色公约之类的战略,增加了对进口产品征收排放税的可能性。这项措施将打破现状,并可能重新定义各行各业的全球竞争力以及全球贸易。

这种复杂的情况意味着,企业将不得不调整其生产和供应链,以使其更能抵御未来危机以及地缘政治对抗带来的可能冲击,以避免陷入关税、制裁、市场准入限制的麻烦之中。今后,在企业结构里任何类型的“外国”身份都会给公司带来额外的风险。

“将生产外包的趋势将明显下降,各国政府普遍倾向于推行有利于部分生产本土化的政策。部分原因是由于它们是新冠大流行后被认为具有战略意义的产品——例如与健康相关的产品。其他情况则是出于政治或技术考量。”意大利裕信银行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埃里克·尼尔森解释说,这种“大回归”将影响到世界上最大的几个经济体,例如德国。尼尔森指出:“德国和荷兰已经开始采取政策发展国内市场,因为它们高度依赖出口。尽管在欧洲,生产回归可以在整个欧盟范围而不是某个国家内进行。”

不仅如此,世界贸易形势由于缺乏能够协调全球应对危机以确保自由和公平贸易发展的机构而变得复杂。今天,没有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最低限度协调的痕迹。就贸易而言,面对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的夺权进程,就连世界贸易组织本身的未来都悬而未决。

  • Facebook的 - 灰色圓圈
  • Twitter的 - 灰色圓圈

Contact Us:+601172635079  only Whatapp

©2017 by Century HengYue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