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3

打赢对华数字贸易战 美专家:建立民主国家互联网

如果建立一个民主国家的数字贸易区,中国公司在美国网店里的数字商品将被课税;如果“中国继续其数字贸易中的恶行,将被完全禁止进入美国市场。”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刚发表的数字贸易报告的作者告诉美国之音。

这份周三(9月29日)发布的报告名为《将数字贸易武器化 - 建立一个数字贸易区以促进线上自由和网络安全》(Weaponizing Digital Trade)。该报告的作者是外交关系协会网络政策资深研究员罗伯特·科内基(Robert Knake)。

科内基说,如果美国不能提出一个可以跟中国专制模式竞争的具吸引力的方案,并说服其盟友加入,那么中国将主导全球互联网,一个侵犯隐私、实行审查、支持国家监视的互联网世界将变得越来越普遍。

美中完全不对等的数字贸易现状

“现在的情况是,几乎所有构成美国数字经济的企业都被禁止在中国开展业务,没有脸书,没有谷歌,微软的运营受到一系列地方运营协议限制,实际上中国根本没有从美国进入中国的自由流动的数字贸易,” 科内基对美国之音说。

虽然当今所有贸易几乎都已数字化,但科内基指的数字贸易“专注于数字商品和数字服务的贸易”,“典型的就是亚马逊或阿里巴巴,数字商品和服务,亚马逊云计算服务,数字音乐,游戏等等,“科内基解释道。

科内基说,现状是“中国的技术、中国的公司在美国自由运营“,而针对华为、中兴、抖音和微信的制裁措施仅仅是”例外,而不是规则“,现行规则是”中国公司在谷歌网店、在苹果的应用商店,阿里巴巴在美国卖其技术,中国电信可以在美国拥有网络。”

科内基表示,他建议的数字贸易区建立后,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损失会减少,而中国公司在美国市场会付出代价,“至少他们的商品会被课税,会对那些商品征收关税,他们不能跟数字贸易区内的竞争者竞价。如果中国继续其在数字贸易中的恶行,他们将被完全禁止进入美国市场。”

中国已经看到数字经济将成为其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并深知美国占据数字贸易的领先地位。北京最近又开始高唱“发展数字贸易,实现合作共赢”;中国工信部部长肖亚庆9月5日在2020年数字贸易高峰论坛上说:要“加强国际交流合作”, “为发展数字经济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

所谓中国智慧和方案就是参与制定符合中国专制治理的国际标准。“无论美国做什么,许多国家都将被拉到互联网控制的中国模式一边”,因为“中国模式对专制政府有着天然吸引力”,而倡导信息自由流动的互联网的努力“从来无法在联合国和其它国际组织得到推进,因为中国和俄罗斯从根本上反对互联网应该是自由民主的观点”,这份报告说。

美国最大优势是盟友

科内基在报告中指出,相对中国和俄罗斯,美国最重要的优势是其盟友。因此,美国的最佳策略是跟民主国家合作,将它们的价值观植根于数字贸易,把数字贸易跟促进开放的互联网相连。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形成一个数字贸易区,将民主价值观跟数字市场在线准入联系在一起。

“在短期内,这是(美中)脱钩的一种策略,创建一个市场,在里面,民主参与者受到激励在数字贸易区内生产商品。 从长远来看,它将创造一种条件,使中国确信中国必须改变其行为,”科内基说。

随着新冠病毒大流行,一个必须应对的长期潜伏的问题将是“随着去全球化的加速,两个敌对的经济集团正在出现,一个以中国为核心,另一个围绕着美国。” 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新加坡分校教授和国际事务研究员迈克尔·维特(Michael A. Witt)在《准备美中脱钩》一文中说,

也许感受到国际环境已大不如前,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9月29日在中国绿色公司峰会上说,中国的企业家必须为一个数字化和全球化世界做好准备,因为“新一轮全球化将由中国的14亿消费者来驱动”,而他说前一轮全球化是美国的3亿消费者推动的 。

虽已退休但仍不甘寂寞的马云呼吁中国企业走出去,“我们走出去要赢得的不仅是利润,而且还有尊重;我们要展现中国不是强大的国家而是善良和美丽的国家,我们不出口过剩产能,而是创造新的不同的价值,”他在同一场合说。

美国政府认为,世界上的互联网已经被中国分成两部分,一个是自由的,另一个是被控制的; 中国有8亿网民,他们都在防火墙之内。这两个互联网是不对等的。中国政府以国家之力可以自由地运用自由世界的工具,来破坏自由互联网的基石。

科内基说,他之所以用“武器化”这个词来形容数字贸易,是因为美国有太多还没有使用的“武器”,“美国和它的民主盟国有足以改变中国行为的市场准入的巨大杠杆,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使用这些工具,因此,我建议数字贸易需要武器化以迫使中国改变其行为。”

科内基曾于2011到2015年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网络安全政策主任。他著有两本有关网络安全和网络战的书,并为外交关系协会撰写过《网络不安全时代的互联网治理》特别报告。

放弃全球性互联网,建立民主国家互联网

科内基在报告中说:“美国应该改变外交政策,从推动一个全球性开放的互联网,转而保存一个连接民主国家数字经济的互联网”。

科内基表示,必须放弃过去30年来期待一个信息自由流动的全球互联网会改变中国的美好愿望,“中国制定了不同的方案,建立了不同的互联网,他们严格控制流入本国的数据,他们利用互联网监视公民,并实行控制。”

“因此,美国必须做的是,提出一个新的方案来打击中国的方案,而不要继续迷恋一个开放的、可互相操作的、可靠的全球互联网的戏剧,”科内基说。

他的报告建议,通过谈判产生一个建立共同标准和实践并排除不愿受这些标准约束国家的数字贸易协议。

报告提出了数字贸易区的路线图:美国及其伙伴在目前自由贸易协议的基础上制定数字贸易和数据本地化的路线规则,建立对所有成员国公民的隐私保护措施;实行成员对非成员国数字商品的征税;联合制裁参与被禁活动的非成员国;投资改善全球网络安全;确保成员国间不进行单独信号情报活动,不干扰其民主程序。

在其路线图中,贸易区成员国都结束对非成员国在与国家安全有关的软硬件方面的依赖,这样的“民主数字供应链”,可以进一步激励其它国家加入到这个阵营中来。而中国在被排除在这一数字贸易区的繁荣之外,会迫使其考虑改变行为。

说服欧盟是关键

报告认为,对美国而言,此项计划亦有紧迫性,因为“窗口期很短“。“欧洲越来越朝着自己的方向发展。十年内,我们真的会看到欧洲拥有一个跟美国和中国都不同的的互联网。”“到那时,要将这些重新整合回来将非常困难。因此,现在是我们集中精力思考如何为此制定道路规则的时侯了。”

欧盟主席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ael)上周在联大辩论中说,在价值观上欧盟跟美国在一起,但在现实中必须承认中国是重要伙伴。

“我们与美国息息相关。我们分享理想、价值观并相互影响,这些都通过历史考验一直得到加强的。今天,它们仍然体现在至关重要的跨大西洋联盟中。这并不妨碍我们偶尔会有不同的做法或兴趣。”

必须打一场意识形态仗

美国三一学院荣退经济学教授文贯中说,这个计划设想相当不错,是应该做的,“如果最后准备要跟中国脱钩,那么从数字贸易来看更有紧迫性。因为实体货物是需要运过来的,美国容易控制,但信息服务则可以渗透,因为你的网是跟它通的 ,而中国却有防火墙。”

但文贯中认为,该计划操作起来有一定难度,“如何界定谁可以加入谁不可以加入?”“说服盟国也不容易,德国可能就不买你的帐,这会是很辛苦的工作。”

文贯中估计,美国最后必须打一场意识形态仗,“共产主义都沉淀在全人类的记忆当中了,一提斯大林就想到大屠杀、大清洗、流放古拉格;一提毛泽东就是大饥荒、反右、十年文革。你是这么一个底牌,现在却要变成人类救星、新的领航者,要搞全球化,要订立新的标准。但如果不提他的底牌,你要跟他辩论还真辩不过他,因为现在是你要收,而他要搞全球化。”

  • Facebook的 - 灰色圓圈
  • Twitter的 - 灰色圓圈

Contact Us:+601172635079  only Whatapp

©2017 by Century HengYue Group